2009立法會選舉特別版

180909選戰實況

序幕:競選活動於九月五日清晨揭開序幕,在議事亭前地舉行了一個簡單的儀式,來自十六組名單的候選人在公眾面前站台。每組都有最多十分鐘的時間拉票,推介他們的政綱,有些組別更以歌曲來表達,爭取250,000名選民的選票進入今屆立法會。在過去兩個星期,澳門各區舉行各式各樣的競選活動,地點從路環至關閘,由各個候選組別自行策動。

家庭紛爭:競選甫一開始,第七組和第十組已經就「內地子女家庭團聚」問題而發生不和。澳門民聯協進會的陳明金批評澳門發展新聯盟的梁安琪,認為她在過去幾年從來沒有在這問題上作過任何貢獻,而她卻在選舉期間與有關家庭會面,承諾他們會得到她的支持;然而,陳明金的團隊卻認為這是他們一直處理的事項。

競選中的賭場:雖然經營者沒有確認,但不少新濠博亞的員工都收到電郵,要求支持十號梁安琪名單中第二候選人任職特許經營顧問的黃昇雄。「新濠博亞僅僅是鼓勵員工參與投票」,該公司的發言人表示。同樣,博彩監察協調局經已向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發出警告,指責該賭場內有員工在上班時穿著十號組別的競選宣傳服裝。

電子攻擊:似乎在這選戰中,為數不少的組別被電腦病毒攻擊,透過埋伏於電郵中的程序發放到成員的郵箱。當打開信息時,病毒便會刪除電腦所有的儲存。編寫病毒程序的人可能是假冒的新聞工作者。其中一個組別,林玉鳳的公民監察投訴,在過去兩三個月不斷收到這類電郵。

嗆聲張裕:在競選期開始之前一天,澳門民主起動候選人伍錫堯和利建潤激憤地上演了一段插曲。在廉政公署舉辦的「廉潔選舉」公開活動上,他們高喊口號辱罵廉政公署及它的領導,直至被大會保安強行拉走。廉政專員張裕想淡化事件,他說:「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

充耳不聞:在競選期間,立法會選管會發出了各項指令,防止各組候選人避開法律而試圖得到更多選票。接獲大多數的投訴是「請食飯」以饕選民的胃口和非法張貼海報。選管會嚴厲警告,任何人在未經允許的地點張貼競選宣傳海報,最高刑罰入獄三年;不過,宣傳物品依然四處出現,由商店的櫥窗到賭場的大門口。

關姐抗議誹謗:同心協進會的領頭人關翠杏表示,在競選期間受到對手的詆毀,損害她參選的機會。這位候選人說,有些海報誣蔑她,指她批判政府資源分享計劃。關翠杏堅稱,她沒有反對郵寄支票給市民,而她亦相信選民不會受到那些錯誤的宣傳影響。她已經向選管會及警方投訴。

貓貓狗狗也爭氣:公民監察提出為動物維權,是第一次有人在競選中提出來。澳門愛護動物協會、澳門保護遺棄動物協會、貓空間與由林玉鳳領軍的候選人組別合作,目的是提昇市民對遺棄及虐待動物的關注。寵物們也能認出,這個名單的粉紅色競選T-恤和寫在背後的口號「爭氣」。

謊言與錄影帶:除了關翠杏,議員區錦新也成為了是受攻擊的對象。網上流傳一段影片,指責這位民主新力量的候選人,以「封口」不再批評崔世安而換取政治利益。一些網路討論區上,1989年時,區錦新亦被指挪用支持天安門學生的捐款。候選人否認所有指控,並提出反駁;還有指控說他參與法輪功活動。

上電視多點子:法例規定澳門電視台要撥出廣播時段給每位候選人,2009年的選舉看到公共廣播單位推出更多的辯論會。中文頻道策劃了十六節辯論,讓每位候選人與不同對手進行兩次辯論,而且今次有公眾出席電視廠裡。據頻道的總監說,辯論會曾討論過「更多的理念」。葡語頻道亦曾向所有候選名單發出邀請,但只有「齊聲建澳門」及「新希望」作回覆。

第十五組一名候選人退選:由歐錦新領導的民主新澳門,其中一名候選人因詐騙罪被判處監禁三年三個月而宣佈退選。吳成芳是該名單中第四候選人,她解釋自己也是從媒體及網絡得悉裁決的。該組別稱在選舉前幾天事件被揭露出來,令人匪夷所思。司警已經展開調查,警務資料如何被從流出網路。

競選語錄

「我們不是要從其他人手上取走選票,這並不是我們的目標。今年,我們促使了各個組別出現新面孔的現象,而這是對澳門的政治發展非常重要的……」
黃偉麟——齊聲建澳門第一候選人

「至少有四至五個組別裡,都有一位葡國人參與,這僅僅是裝模作樣。之後,他們會獲得一些合約或政府部門的領導職位。」
高天賜——新希望第一候選人

「我們的目標是對候選人增加最大的可能票數,為了更好地為他們服務。上次選舉我們得到23,000票,但不能使我們賺取第三席。那些票中有很多是被浪廢了。」
鄭明軒——民主新澳門第五候選人

「現在,大多數人都支持民主發展。第2,4,6,11,13,14,15組別都在政綱中提到民主政治。這種情況與四年前有很大不同。」
吳國昌——民主昌澳門第一候選人

「政府缺乏一套持續一致的機制管理澳門對勞工的需求。我們建議政府採納更科學的方法管制輸入外勞。」
關偉霖——同力建設聯盟第二候選人

「本月七日,當晚上競選活動完結之後,有人向負責開我們競選車輛的司機表示,他們警告說,如果再不停止他們的活動,三輛汽車便會被燒成灰燼。」
伍錫堯——民主起動第一候選人

「制度令我得不到很多票。為新移民工人爭取權益,在選舉中令人覺得我很傻,有人問我, 如果我想贏得選票的話,為什麼我還要堅持這一道線。」
潘志明——親民愛群協會第一候選人

「所有人都在做同樣的事情——送禮卷、請食飯——但為何只有我被批評。不應該只有我一個受裁判,那麼其他人呢?」
陳明金——澳門民聯協進會第一候選人

「首先要聽聽人們對(普選)的想法,正如在生意上或協會裡,我們首先要徵詢成員的意見,然後得到他們的同意才作出改變。」
陳美儀——改革創新同盟第一候選人

「澳門的法律既過時又含糊,這對於小型企業有著直接的影響。」
麥瑞權——澳粵同盟第一候選人

「我們的首要事務是擴大立法會的財政掌權。因為政府在實體上並沒有履行自身的責任。」
林玉鳳——公民監察第一候選人

我要投的一票

文|Ricardo Pinto
翻譯|Alice Kok

星期天立法會選舉日在即,澳門也正在走向一個十字路口上。

近年本澳之自由經濟發展模式,雖帶來了前所未見的經濟增長,但也揭露了讓人目瞪口呆的錯誤。

貧富懸殊的問題明顯地越趨嚴重,地產業的投機手段讓數以千計的家庭生計越來越難維持下去,至於本地之文化遺產與環境保護等問題,更有數不清的投訴。

由於金融海嘯帶來的經濟危機與歐文龍之案件,本澳增長之步伐是暫援了,可是,當經濟情況有恢復迹象之時,澳門很有可能會回到之前的政治與經濟模式上。我們應該回到之前的路上還是要選擇另一條路,是今次選舉所議論的主題之一。

我們都知道,現時的立法會是沒有能力去決定社會應該用哪一種特定的發展模式的。沒有特首事先的批准,議員是沒有權去認定或反對政府在預算上或政治改革上的政策。這些都是印記在基本法上白字黑字的限制。

但這個位於南灣的立法會,卻仍然有其效力:就是它作為反映本澳市民不安聲音之平臺。在這方面,其實可做到的該有更多。

所以,本人在這裡要提出來討論並嘗試作答的問題,就是要看看哪些競選議員最能保護澳門的發展道路,而這發展並不會帶來像過去十年來我們所見證著的破壞。

那麼就讓我們開始逐一排除吧,有一些和賭場與商界掛鈎的組別,如最強大的陳明金、梁安琪和陳美儀的組別,全都是澳博的一份子,卻表現出高度的不一致。他們所承諾的,主要是跟以往差不多的情況,他們有興趣的,無非是維持現狀。加上,生意人在簡接選舉的議席上已佔了不少的位置(二十九席中之十席),到新特首上任時,肯定又會再任命多好幾個,在立法會上佔多七席,那麼,我們為甚麼需要這些生意人成為被選的立法會議員呢?

傳統的組別;工人和街坊會組別,在政治理念上跟我想見到的澳門有很遠的距離。事實上,他們以自己的方式,也正在努力地衛護著現有的狀況,他們的背景為他們製造了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諷刺情況:在過去十年間,這些強硬的左派反而一直在支持親生意人的特區政府。

我承認,工人組別和這些街坊會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的確重要,但他們盡可以繼續做,而不一定要在立法會上佔很多的議席。雖然關翠杏是其中一位有效率和參與其中的立法會議員,但工人組別與街坊會組別除了對政府的提案投以支持之外,也沒有很多作為。這兩個組別,一但當選,他們一定會聯合特首任命的議員,和其他坊會所選出來的議員,成為同一派的。

至於在那兩個和葡人社會有直接聯繫的組別中,只有新希望組別真的有機會被選出一個,甚至兩個議員;如果高天賜的宣傳訊息揍效的話。本人是很欣賞高天賜的鬥志的,對他所堅持的理念,如個人權利與自由等價值觀,我自己也很贊同。如果他有將他的競選名單公開給一些社會工作組別,而不是商界的活躍份子的話,他會是我認真考慮的選擇。雖然他沒有這樣做,但我仍會祝他好運。

我對高天賜的評價,就如對民主派的評價一樣。

吳國昌是一位在澳門不斷爭取民主有二十年之久的人,他的理念清晰,很清楚知道怎樣才能將澳門變成一個比較公平的社會。加上,他更有一種貫徹始終、謙虛謹慎的性格,這對一位在政場上打滾了這麼多年的政客來說,是一種很罕有的優點。

但也有一些沒有這麼正面的地方,就是雖然有很多有民主理念但有不同背景的人肯定很想加入他的團隊,但他領導的社團卻對外在的影響表現得十分關閉。但他最不好的地方,莫過於他總是將壓力放到非本地工人身上,他認為這樣做,是在捍衛澳門市民的最佳利益。但其實,並不然。非本地工人對澳門的發展貢獻很大,但卻沒有被給予基本的權利。硬要在他們身上加上標籤,以識認他們為外地工人這一著,對他們來說是很嚴重的侮辱,但可惜,吳國昌沒有讓自己在這可悲的提議中脫身出來。

跟這事的態度完全相反的,就是明愛的理事長潘志明了。他深知支持非本地工人權益,肯定不會為他爭取到甚麼選票,但是,他認為政治的義務也是道德的責任,他的這個想法實在很值得人去尊重和欣賞。他另一個突出之處,就是他是唯一一位候選團隊會製作盲人用的點字法去介紹政剛,雖然澳門大約只有一百名盲人,但潘志明要強調的,就是他們不應被遺忘。

這應該給了政府寶貴的一課,因為政府從來沒有設立過盲人投票中心。如果潘志明有好一點的勝算機會,我肯定會投他一票,以示支持。

於是,我只剩下由身兼學者和分析員的林玉鳳所帶領的公民監際這個組別了。為了一些個人和政治上的理由,我將會投她的名單一票。

由個人理由說起,我認識林玉鳳已是一九九五年的事,那時她剛入澳廣視,而我則在澳廣視工作了好幾年了。初認識她的時候,我見到她對新聞工作充滿了熱誠,她對每件事都擁有很大的好奇心,做事要精益求精,她對所採訪的每個故事的重視程度,都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次,我和她一同製作了一個關於「123」事件的紀錄片,正值文化大革命在澳門的三十周年播放。她所製作的中文版本得到了本地中文傳媒報紙的高度讚賞,至於我所製作的葡文版本,卻很可悲地給冷藏了好幾年,至今也沒有人對此荒謬的新聞封鎖作出任何解釋。
還記得,當時的澳門日報說,林玉鳳的事業前境必定一遍光明,對認識她的我來說,這樣的說法我是十分同意的。

至於政治層面上,我相信她是一個為了爭取澳門之民主化進程;為了社會公義和打倒貪污而奮鬥的人。你可以反駁說:其他競選名單也是為這個呀!但卻沒有一個組別能和公民監察一樣,擁有一份對文化的深層瞭解。如果林玉鳳當選,沒有人比她更明白澳門當前面臨的身份文化威脅之嚴重性,因為這正是她的名單所關注的最主要問題。澳門的立法會需要一把聲音,去有效地指出,在特區內被沒有規範的、野蠻的發展所摧殘的文化與歷史遺產。而林玉鳳,正正是這個任務的理想人選。她的事業、她的溝通能力和與她一同競選的同隊人員,都證明了她的可信性。就是這些理由,讓我決定要投她一票。

至於我要公開我的投票取向的原因,是因為反正我每天都在這張報紙上寫我自己的意見,如果在真正重要的時刻我卻不表達出來,這是說不過去的。
但要說明,我所支持的投票取向只限我本人的意見,這些意見,並不代表我的任何一名員工。事實上,在我寫的意見文章中,我解釋了很多讀者們選擇其他候選人的種種理據。最重要的,是讀者們有絕對的自由意願,在沒有壓力和非法的手段干擾之下去作決定。每個人都應當本著自己的良心去投一票,今個星期天,我也一樣。

我投誰的票很重要嗎?

文|Larry So
翻譯|Bill Gao

過去一周,走在街上,別人往你手中塞宣傳冊的機率很高。我就接到了許多。其中一些宣傳冊設計精美,彩色印刷,另外一些只是一張A5紙,幾乎沒有什麼設計可言。然而,這些宣傳冊的內容都比較類似,即不同團體的參選政綱或宣言,他們都希望在澳門立法會謀求一席之地。其實,本屆澳門立法會十二個直選議席吸引了十六個組別共計一百三十二位候選人參選。

略讀一下就會發現一個奇怪現象:儘管來自不同或甚至對立的團體,這些宣傳冊的內容竟然有驚人的相似性。諸如「反對官商勾結、反對利益輸送」、「反腐敗」、「規範外勞」之類的標語幾乎可以在所有這些政治團體的政綱中看到。鑒於這些團體分為:親政府、泛民主、反對黨,甚至「激進派」,他們的執政意見應該有很大差異,為什麼會達成如此共識?

政綱,即政治主張,反映了一個政治團體的政治理念、指導思想,甚至奮鬥目標。政綱來自政治團體對社會問題的看法以及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所建議的行動措施。政綱也是一種手段,政治團體通過這種手段與支持者溝通,並讓他們相信該團體是他們投票的最佳選擇。簡而言之,在澳門立法會選舉的背景下,一個政綱的功能是向市民介紹某個政治團體對社會現狀的看法,以及他們如何盡最大努力地幫助解決問題或糾正社會不良現象,如腐敗。

透過這些傳單可以很容易看出來,澳門特區政府在過去幾年中的執政情況並不是完全令人滿意的。人們認為政府官員與富豪之間輸送利益,特別是博彩業和地產業。臭名昭著的歐文龍貪污案,以及大灑金錢的東亞運動會,都說明政府沒有盡到令市民滿意的責任。此外,人們還抱怨政府決策過程缺乏透明度,令高官借機「黑箱」作業。

澳門居民的失業率一直維持在4%左右,而外勞數量卻大幅增長,這是坊間關注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坊間不滿情緒的來源。澳門當地工會一直為此問題艱苦奮戰,試圖通過立法加以限制,但一直無濟於事。如果政治團體希望支持者明白他們和群眾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他們也知道群眾對政府不滿意,那麼外勞問題就像利益輸送問題一樣,會很容易地寫入所有的政綱。他們想透露的訊息是:「如果你投我一票,情況就會改變」。另一方面,在面對勞工問題時,政府還是缺乏透明度且缺乏迅速的反應,給這些政治團體炮轟政府提供了可乘之機。此外,政府在應對和處理這些問題時的官僚作風和陳腔濫調不但沒有緩解問題,相反卻使問題更加惡化。然而,政府只知道因循守舊!

如果你真的想瞭解澳門人關心的話題、澳門社會面臨的問題、以及澳門的政治狀況,我建議你先讀完別人往你手中塞的這些宣傳冊。你可以從中獲得這些問題的要點。

目前,我仍在思考為什麼所有的競選團體在提及這些問題時都在其政綱中發表類似的言論。我的意思是,即使是所謂的「傳統機構」或親政府團體贊助的參選團體與反對黨或激進派的論調一致。那麼,這是為什麼呢?反對黨團體必須做的更好,否則將會失去其市場,這一點我可以理解。那麼,為什麼所有的親政府團體要和激進派「統一陣線」呢?難道他們僅僅是為了維護和諧的關係?難道是上述問題情況如此糟糕、如此明顯,從而導致他們無法回避、否則就會疏遠選民?那麼,為什麼政府對自身工作失職視而不見?如果能夠看到,為什麼政府又不針對這些問題採取行動?

有一件事我很高興:穿過這個思想的迷宮之後,我明白了無論我投票支持哪個團體,總會有人替我監督並為我解決這些問題!幾乎所有的參選團體都白紙黑字地做出了承諾!我非常高興,非常滿足。因此,我投誰的票真的那麼重要嗎?

選舉行政官員打擊「政治獻金」的漏洞

文|余永逸
翻譯|Kelvin U

「政治獻金」已肆虐了澳門立法會選舉十年之久,自零五年選舉後,市民基本上不再容忍賄選或其他選舉違規行為。為回應市民的訴求,澳門特區政府推出多項措施,以避免選舉違規行為,如增加違反選舉法的罰則,取消選民證,以及在投票站作出新安排。此外,政府還動用公帑為零九年選舉進行反賄選宣傳。這無疑表明了當局反賄選的努力。

然而,這些改革並沒有加強當局打擊反賄選的能力,違規行為在零九年選舉期間仍然普遍存在,例如,競選宣傳期還未開始前,有候選組別偷步開始了選舉拉票工作;某些社會團體藉舉辦大規模集會和宴會,派發禮品和現金券收買人心,以幫助候選組別的選舉宣傳;更離譜的,有社會團體利用澳門基金會津貼計劃的良好機會,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六十週年暨澳門回歸十週年為名,巧立名目地進行候選人宣傳活動;還有在選舉法禁止標貼的公眾地方中看到競選海報。然而,無論選舉管理委員會抑或警察部隊也好,甚至乎澳門廉政公署,也沒有就此採取任何行動。因此,競選活動不斷受物質利益所矇閉。

雖然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共收到二十五宗關於違規行為的投訴,但沒有採取任何具體行動來懲罰當事人。當中有五宗投訴成立,被判為違規行為,但卻沒有指出涉案的候選組別,也沒有實施任何制裁以懲罰其不當做法。而荒天下之大謬的是,選管會主席馮文庄解釋說,候選人的做法並不違反選舉法,但可能會影響到選舉的公平性。另外,他還阻止傳媒報導相關指控,並表示傳媒的報導可能只會幫到涉案的候選人作宣傳。不過,當局沒有認識到選舉透明度問題,並在忽略了一個事實,選民自己有判斷違規行為的能力,並將以投票來制裁那些不法的候選組別。在這次選舉中,許多候選人都支持一個透明度高和負責任的政府,而選管會的裁決,卻推翻了這個潮流。選管會的解釋是沒有道理的,而還建立了一個負面的形象,說明當局不敢正視不法候選組別的賄選問題。選管會的做法無可避免地鼓吹選舉違規的情況,因為不會有候選組別受到懲罰,不必為違規行為付出代價。

儘管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積極改革選舉法,但選舉違規行為在零九年選舉仍然普遍存在。新措施還沒有證明當局在打擊選舉不當做法的能力。選管會是核心的機構以規管各個選舉,但它似乎無異於一隻「紙老虎」,無法制止違規行為。而澳門廉政公署和警察部隊也沒有主動採取行動監管選舉期間出現的舞弊。然而,面對著選舉的違規行為,當局似乎是不知所措。選舉法的改革並不代表一切,還要結合有效的執法。可是,當局自相矛盾,朝令夕改的態度不但對事情沒有幫助,還有損廉潔選舉。他們必須三思而後行,並採取行動解決根本問題,否則「政治獻金」沾污神聖選舉的歪風,便會無日無之。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系教授

我思,故我投

文| Nuno Mendonça
翻譯|Alice Kok

一九九八年,當時我正在為澳廣視(TDM)和葡萄牙廣播電視公社(RTP)拍攝一套關於香港回歸一周年的紀錄片,於是有機會訪問了香港民建聯當時的主席曾鈺成,民建聯是鄰埠最強大的親北京政黨。
訪問其間,我問及他對於中國的選舉過程的看法,也談到中國公民未能透過普選來表達自己的意見。曾回答說:「但他們很明顯能表達他們的意見呀,我們是有直接選舉的。」我以為他誤會了我的問題,於是重覆了一遍。但其實他並沒有誤會,他心知肚明,並不斷重覆用那很煩人的北京官腔,不斷解釋說中國人能透過地方黨委選出當地的領導去代表自己的意願,並說這種方法制度會一直推進至這最高的領導層,是一種很受公眾認同的方法,他更強調,這就沒有需要像在西方一樣,一定要有全民普選的制度了。
這時,在我的腦海內出現了幾種可能性:一是他真的傻,一是他真的相信自己所說的話,一是他其實在跟我開玩笑。當天曾鈺成能跟我說這些話,這三個可能性應該每樣有一點吧。但事實是,他所說的話正正描述了傳統的中國人管治思想,而基本上這在十一年來沒有改變分毫,他們從來就沒有接受過「一人一票」這個概念。
也有一點讓我會心微笑的,就是曾先生現已成為了香港的立法會主席,我真的希望,天呀,希望他不會再爬得更高吧。
讓我表明立場:我不能接受一些所謂文化差異的說法,不能接受「曾」的說法是公眾的真正意願,也不能接受所謂缺乏公民意識而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推遲在香港甚至是中國地區內的普選。
我來自的國家,於一九七五年,發生了一個名為「不斷的革命時代」(葡語簡稱為PREC)歷史事件,以左派革命運動之名,那時的女裁縫師的工作室都給變成了製造雪櫃的工廠(或相反地)。
這樣的事件有沒有為國家帶來經濟混亂?當然有,葡國因此還付出了昂貴的代價。但當五十年的獨裁政權終於結束,人民有機會自由地去投票時,所謂還未準備好的選民(根據之前提到的讓澳門沒有普選的理由),卻讓人驚喜地表現得相當民主成熟,以投票的方式,將之前的共產黨獨裁政權連根拔起,盡可能地選出了一個權力平衡的國議會。因此,當時的政黨像雨後春筍一樣,各自生長起來。
你可以說,當時的七十年代,理念高於一切,在當時的葡國,「常識」更被人視為是「反動」的(於是會和法西斯的政權扯上關係)。
但是,不論是昨天還是今天,投票的權利就是「人民的武器」,用來表達人民究竟希望誰來管治國家,這不論是對葡國、對澳門、還是對中國大陸來說都是。
其他一切的言論,都有粉飾之嫌,有些甚至是坦蕩蕩的政治宣傳洗腦,為的是要維持一黨專政的權力,他們真正有興趣的,是小數人中的利益輸送,於是完全罔顧了大多數人的需要。
為甚麼中國領導人這樣恐懼全民普選制度呢?理由有很多,我不會在此多說。但我卻頗為肯定的覺得,如果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真的決定出來全民競選,他們很可能會壓倒性的勝出。維吾爾族人和西藏人或不會投他們一票,但以中國人口眾多的選舉統計裡,西藏和新疆並不會搞出太大的分別。
但這也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還有的就是,現有的領導黨是中國自六十年來唯一的政治組織,這個當代中國版的所謂「共產黨」。
有一點對澳門來說,也對我來說頗有意思的,就是正正因為這個擁護自由市場經濟模式但拒絕全民民主的政局,卻讓我有機會在澳門去投票。我並不讚賞鄧小平在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所作所為,但卻欣賞他的「一國兩制」原則。
澳門給予了我作為葡國公民的權利,這是在任何其他葡國殖民地不可能見到的。即使是在歐共體;一個自命擁有民主價值觀的堡壘,如果我在歐盟以外的國家居住,我最多也只可以作地方級的投票。
我在英國居住的七年,交足了稅項,但卻沒有在英國議會的競選中投一票的權利。
低線是,沒有任何一種制度是完美無瑕的,而澳門的確還有很長的一段路,才能達到作為一個正常運作的民主政府機制標準。
但親愛的讀者們,讓我來挑戰一下你吧:我們的直選投票制度只能選出在立法會的十二個議席,這不足夠去改變現狀,但也是個開始。而普選的辯論雖然受到政府下來的壓力,但依然存在。每個人都應該應用自己投票的權利,尤其是在本澳的葡萄牙人,作為澳門身份文化之特別之處,也作為一個社會的標記,我們的共同目標是建立一個更公平、更平衡的社會。你想投誰就投誰吧,但記得星期日一定要去投票啊!最不可接受的,就是有些人整天在怨澳門的制度怎差怎壞,到頭來卻不去運用在這個奇怪的民主制度下罕有的一點丁權利, 為了去路環游水或散步,居然不走去投票。

新加入的議員

文|Isabel Castro
翻譯|Alice Kok

因為澳門自零五年來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所以於今個星期天舉行的立法會選舉,自然地引起了很多留意政治的人士關注。這次選舉,除了能讓立法會的議席分配有所改動之外,它更多地能反映出當今澳門人對本地政治與政策的看法。
由於這幾年在社會上發生了越來越多具爭議性的事件,有些人認為,本澳的民主陣線將會是今次選舉的大贏家。這意味著,不單傳統的民主派會在立法會上多一席位,甚至會有新加入的,有相同理念的人當選。
如果這理論能成立——當然星期天新選民的投票取向始終是一個迷——那麼立法會的辯論力量就會有一個新的動力。但事實是,最終的結果將會和以前差不太多。就在這一點上,於本地的政治情況而言,數學是用得上的。如果選舉制度不變,這十二位議員,雖說是在為市民的意願發聲,但如果另外的親政府和親商界的十七位議員仍然如舊的保持以往立場的話,那麼這十二位議員還是未能帶來任何改變的。
所以,選舉主要是個氣壓計,去量度一下究竟市民是如何看本地政治的。從這一點來看,還是很有睇頭,只要觀察一下,看看選民究竟會選誰,而賄選的個案又會有多少,就可知一二。
雖說這十二位議員在短期來說,應未能在立法方面帶來重要的影響,但我們也不應就此認為選舉沒有用。和零五年選舉相似的,是這些選舉能讓人瞭解到澳門人究竟是何等公民——他們會將自己的意願投射到候選人身上呢?還是會為了幾個錢,去換取自己應有的權利呢?我們的社會會不會有希望去改變?於是政治決策再不只是屬於小圈子的幾個人,而是屬於全部人。
至於新加入的當選議員呢?他們會不會貫徹始終——雖然以前有幾個相反的例子——但他們會不會珍惜他們是由公眾意願選出來的事實?他們會不會去堅持理念,決心打破澳門不需要但有很多的小圈子政治現象?他們會不會忘記了為普羅大眾去發言?他們會不會記住他們被選時所負的責任?他們又知不知道,他們作為議員的責任,比華麗地印在咭片上的議員稱呼更為重要?

Deixe uma Resposta

Preencha os seus detalhes abaixo ou clique num ícone para iniciar sessão:

Logótipo da WordPress.com

Está a comentar usando a sua conta WordPress.com Terminar Sessão / Alterar )

Imagem do Twitter

Está a comentar usando a sua conta Twitter Terminar Sessão / Alterar )

Facebook photo

Está a comentar usando a sua conta Facebook Terminar Sessão / Alterar )

Google+ photo

Está a comentar usando a sua conta Google+ Terminar Sessão / Alterar )

Connecting to %s